新疆克孜勒苏州阿克陶县喀热克其克乡托普勒利克村
本站网址:
300026.108cun.com
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 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
人文趣事

阿克陶的历史变迁(五)

发布时间:2015-07-19 17:01:33     阅读:166 举报

明代,葡萄牙人鄂本笃作为耶稣会特派寻找契丹国(中国)探险使者,于1603年从莫卧儿的腊和儿(今巴基斯坦拉合尔)起程,伪扮商人,与500多到我国喀什做生意的商人结队同行,带着大量骡马、骆驼,东进葱岭。在途中又遇见了从麦加朝圣归来的喀什王的妹妹及大批商队,结成了近千人的庞大队伍,浩浩荡荡经塔什库尔干进入今阿克陶的苏巴什,在喀拉库勒湖畔修整之后,沿盖孜河顺流而下,进入阿克陶平原。这大概是穿越葱岭古道的古往今来的人数最多、规模最大的一支商队。

鄂本笃在阿克陶、叶尔羌一带将其带的货物全部换成了当地产的玉石、水晶等贵重产品,重新组成了一个近二百人的玉石、水晶、宝石商队,向中原进发。鄂本笃此行的目的不是经商,而是要证实契丹是否就是支那、就是中国,在他通过大量调查证实当时的契丹就是当年的赛里斯国”(也即丝国),也就是他们称的支那(中国)后,在肃州(今甘肃)病故,他的研究明代丝绸之路很有价值的著作《鄂本笃访契丹记》一书,则是他死后,利玛窦根据鄂本笃的日记写成的。

在越过葱岭古道进入阿克陶绿洲的欧洲人中,有三位女性,她们是新教徒冯贵珠和其姐姐冯贵石及盖群英。她们1925年是念着当年法显和尚沙行艰难,行经之苦,人理莫比的警世箴言翻过帕米尔高原,进入阿克陶绿洲,继而东进中原的,她们在《过玉门关》一书中,详载了对近代塔里木绿洲的考察情况。

古代,穿越葱岭古道的,除了大量使者、商贾之外,还有作战部队。其中一次是大月氏王因助班超平定车师有功,遂向班超提出向东汉皇室求娶公主为婚,班超拒绝后,大月氏王恼羞成怒,派副王谢率七万月氏大兵,气势汹汹地越过葱岭,驻兵阿克陶平原一带,向班超挑战。班超不与谢正面交战,只用缓兵之计,使大月氏七万大兵粮草断绝,只好遣使谢罪,愿得生归。班超为了和好邻邦,平息仇怨,同意其所请,并护送大月氏军越葱岭古道西归。又一次是唐朝天宝年间,一向臣服于唐王朝的小勃律归附吐蕃,天宝六年(747)唐遣安西副都护、四镇都知兵马使高仙芝率军一万,越葱岭以讨小勃律。唐军浩浩荡荡沿盖孜河逆流而上,到了喀拉库勒湖畔休整之后越苏巴什大坂沿塔什库尔干河顺流而下,直指小勃律。另外,作为葱山道行军大总管的唐代大将军程知节(即小说、故事、戏曲中的程咬金),曾常驻葱岭脚下的阿克陶绿洲,保卫着这一方的平安,留下了许多历史佳话。

近代,欧洲的一些冒险家,更是将翻越葱岭古道,将塔里木绿洲作为他获得成果的、冒险的乐园。19064月,寓居于克什米尔的斯坦因面对着冰封雪冻的葱岭古道,急不可待地盼望着早春蝴蝶花的开放。蝴蝶花是报春花,蝴蝶花开了,葱岭古道上的冰雪就融化了,中国的西大门就打开了,他就可以闯进来满足他的贪欲了。他明知道这是一条艰辛的甚至是通向死亡的路,尽管他曾经面对这条道上一堆堆白骨,甚至他自已的一只脚也在风雪山口冻掉了,他始终没有驻足不前或收敛一下他的计划的念头,他硬着头皮前进,因为他押的赌注太多了,他不惜用生命赢回来更多、更多。是他们,这群贪得眼睛发红的冒险家,将几千年友好交流的丝绸之路,变成了罪恶的道路,在葱岭古道上,在阿克陶的绿洲上,到处有他们罪恶的足迹,罪恶的身影。善良的人们象忘不了先哲一样,同样也忘不了他们这些丝绸古道上的魑魅魍魉的罪恶。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