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克孜勒苏州阿克陶县喀热克其克乡托普勒利克村
本站网址:
300026.108cun.com
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 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
人文趣事

阿克陶的历史变迁(三)

发布时间:2015-07-18 11:22:54     阅读:203 举报

汉代的桢中古国

汉代,阿克陶平原地区属桢中国,山区属蒲犁国。

大约到了春秋战国时期,西域的以母系社会为代表的部落联盟西王母之邦逐步瓦解,随之在各个大小不等的绿洲上,逐步形成了以定居农耕的父系社会为代表的大小不等的自成体系的城郭诸国,在北部的牧区草原上,逐步形成了游牧国。

城郭诸国是随着定居的农耕生产的发展逐步形成的。城郭诸国的特点是有固定聚落和耕地。聚落的周围是农田。由大小不等的聚落组成政治集团,称之为。因为有较固定的城郭和商业,因而又称住国。城郭诸国一般都以戈壁之间的绿洲自成体系,相互之间不相统属,大国在力量强大之时,兼并周围的小国,使之成为卫星国;大国有时候又可分裂成若干小国。所谓西域三十六国西域五十四国就是在不同时期的兼并和分裂的结果。

阿克陶的绿洲平原上形成了一个绿洲小国桢中国。桢中国比较小,又地处疏勒国和莎车国两大国之间,经常受到这两个大国的争夺和兼并,更多时间为疏勒国所兼并,成为疏勒国的卫星国。

游牧国,是随着畜牧经济的发展而逐步形成的,也有一些游牧国是漠北等游牧诸部的迁入而形成的。游牧国的特点多以大的部落集团形成,无固定的居地,逐水草而迁徒游牧。游牧国又称行国

阿克陶的山区形成的游牧国主要是蒲犁国,地处帕米尔高原东部,即今阿克陶布伦口等地和塔什库尔干一带。蒲犁国是游牧大国,与桢中国为邻,并对桢中国形成威胁。

西汉神爵二年(公元前60)统治境内的匈奴日逐王先贤掸率部归汉,西汉政府在西域设都护府,境内的桢中、蒲犁国同时划人汉朝版图,归西域都护府管辖。

汉代桢中归西域都护府管辖后,基本上是作为疏勒的卫星国存在的,特别是从东汉的永平十七年(74)汉使班超进兵疏勒,逐匈奴势力所立的伪王兜题,立疏勒人忠为王,疏勒归汉,班超驻疏勒,对疏勒的卫星国十分重视。同时由于桢中距当时的统治中心疏勒很近,在桢中国曾发生过几件影响西域大局的事件。

东汉元和元年(84)疏勒王忠叛汉,拥兵自立于桢中,班超发兵平叛,叛王忠向葱岭之西的康居国求救,康居兵至桢中城下,欲救叛王,班超又派与康居同居葱岭西的邻国月氏国的使者至康居调停。康居慑于汉兵的压力,又因邻国月氏的调停和汉使班超处理的有理有节而撤兵离开桢中,并将叛王忠带回康居。

三年之后的东汉章和元年(87),叛王忠又借得康居兵占据了桢中城,妄图以计诱杀班超,结果是班超将计就计,率亲随来到桢中,在叛王忠摆的鸿门宴上,将叛王忠擒斩,将康居兵释回。同时班超开始在桢中屯田。

 

东汉建宁元年(168),疏勒王的季父和得杀其王自立为疏勒王,并迁居桢中。两午后西域长史张宴发兵疏勒,讨叛王,将桢中城团团包围。和得负隅顽抗,双方激战40余日。这场割据与反割据,分裂与反分裂的战争最后以叛军的覆没而结束,桢中再次隶于中央政府的统一管辖之下。

到了魏晋时期,桢中完全为疏勒所兼并,桢中之名遂在史书中消失了,桢中城成为疏勒辖下的一个城镇。

古代的桢中国,就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地方,其主要居民为伊兰人、羌人、塞种人、月氏人。秦汉之际已和当地原始土著融合而为西胡人。西胡人是由蒙古利亚黄种人与欧罗巴白种人融合而成的混合人种,其语言、文字、生活习俗都与疏勒相近。曾信仰原始宗教萨满教,秦末汉初已接受了佛教,习小乘佛教。萨满教、佛教对当地居民社会生活有重大影响。

汉代桢中国中还有部分汉人,他们与境内其他民族一样,为桢中的开发建设和发展繁荣做出过应有的贡献。桢中的伊兰人、羌人、塞种人、月氏人以及汉人,在以后的漫长历史中,分别融入维吾尔、柯尔克孜、塔吉克族之中。

桢中是塔里木盆地边缘最早的农业开发区,种植业生产历史悠久。到了汉代已经发展为较发达的农作物产地,作为灌溉农业,已有较好的渠系和灌溉系统。作物品种以粮食作物为主,有麦(大麦、小麦、青稞)、黍(糜子)、稷(谷子)、稻(水稻)、菽(各种豆类)五谷,同时还生产葡萄,石榴、苜蓿等等。粮食加工已有一定的水平,不仅可以加工面粉,制做各种饮食,且有较高的酿酒技术,以葡萄酿酒,以地窖藏酒,可十数年不坏,证明其加工工艺已有很高的水平。史称,其富户窑藏美酒可达万石。这一数字虽然不无夸张,但也说明其园艺业生产规模之盛。棉花已开始种植,并且已开始生产棉织物,且以不同染色,织出各种艳丽的色布。

当然,这一时期,桢中国的居民仍然以畜牧业和狩猎为主,肉和乳依然是主要食品。毛织物依然是居民的主要衣服材料。纺织品以羊毛为主要材料,也有牛毛夹杂其中。皮毛加工除牛、羊皮外,还有部分是猎获的野生动物皮毛,用以制衣、制帽。擀毡也是主要的家庭手工业,用毡片做成被褥、衣服和鞋帽,其尖顶毡帽也是当地塞人的标志。

汉代桢中已开始有铜铁矿的开采和冶炼,也有铁器加工业,主要制作兵器、生产工具和生活用品。铁器特别是铜器的加工工艺已很精良,不仅有实用价值,在其制型、花纹图案等方面,也有一定的审美情趣和工艺水平。

 

此时的桢中已经有城郭、市列,有商业贸易。特别是这个地界葱岭的小城,与葱岭之西的康居、大宛、月氏以及葱岭中的蒲犁、依耐、休循等国的贸易往来极盛。此时的桢中城中有街道、店铺等。商品的产生源于定居农业的发展,村镇、城市的建立及人口的繁盛与集中。同时桢中地处古丝绸之路必经之道,又是扼葱岭东西之大门,东部从中原来的商贾,凡经南道和中道的来客都要在这里汇聚,然后西逾葱岭,到中西亚及欧洲各地;从帕米尔之西逾葱岭去中原的商贾,也都在这里驻足歇马。东西方的商贾云集这里,在这里开市贸易,使这个葱岭脚下的集镇日渐繁荣。五光十色的丝绸和耀眼夺目的珠宝,无不吸引着当地人民的视线。

这里的贸易形式还是一种以物易物的货物交换,所谓的日中而市,以物易物,便是这一时期商品交易的特点,虽然这里也曾出土过汉代的金属货币五铢钱,但客观地分析,这种货币流通在当时还极有限。在市场上交易的主要还是农人之间的农产品的互通有无的交换,以及农产品与小手工艺品、农产品与畜产品、猎物的互换。农人与牧人之间农牧产品的交换占相当比重。

汉代桢中的社会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首先是社会分工的变化,已不是简单的农人、牧人和猎人了,开始产生不从事农牧生产而专门从事手工业生产的工人和不从事生产而只进行交换的商人以及其他附庸于工商之间的行业。

秦汉之际,桢中社会已处于原始社会向奴隶社会过渡时期。秦以前的桢中,只是一个原始社会的定居的部落集团,阶级分化尚未形成,甚至还处于母系社会。其酋长还只是原始公社时期的部落首领,其职责还只是组织公社成员进行集体狩猎、放牧和开荒耕种等生产活动,贫富差别尚未明显形成,更无明显的剥削。到了秦汉之际,由于生产的发展,商业等产生,社会开始了分工。家庭私有逐步代替了部落和氏族公社的公有;以家庭为单位的耕作,代替了部落或氏族公社的集体围猎的群体生产和生活;家庭分工,代替了氏族公社的群体分工;父系社会的男性家长制,代替了母系社会的女权制。家庭趋于稳定,而部落和氏族公社由松散逐步趋于瓦解。剩余劳动、剩余物资和剩余价值的产生,逐步产生了占有者和剥削阶级。

此时,在境内产生了一种独特的生产形式寄田制和代牧制。即蒲犁等游牧国的牧人,在桢中国的农区开荒种田,而桢中国的农人则在蒲犁等国的牧场上代牧。这种制度一直维持了两千年左右。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