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克孜勒苏州阿克陶县喀热克其克乡托普勒利克村
本站网址:
300026.108cun.com
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 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
人文趣事

阿克陶的历史变迁(六)

发布时间:2015-07-19 17:06:25     阅读:328 举报

古代社会经济和文化

阿克陶独特的地理环境、独特的人种和民族结构,决定了阿克陶独特的社会、经济和文化。

阿克陶是处在一个夹缝之中的特殊地域。从地理上讲它是地处天山与昆仑山之间,塔里木盆地与帕米尔高原这个夹缝之中;从生态上讲,它是处在沙漠与草原、沙漠与绿洲、绿洲与草原的夹缝之中;从人种上讲,他是处在蒙古利亚黄种人与欧罗巴白种人的夹缝之中;从政权的隶属关系上,它更是长期处在疏勒、莎车、蒲犁这三大国之间的夹缝之中。这种处于夹缝之中的特殊地位,决定了它在政治上的两属甚至是三属关系,在社会经济上的综合多种经济的特点和人种、民族上的大融合特点及文化上的大混成特点。

从汉代有史记载以来,阿克陶作为地处疏勒、莎车和蒲犁三大强国之间的一个小国它几乎从来没能形成一个独立的政治势力,而是从属于大国之间。疏勒、莎车、蒲犁国长期对桢中进行争夺甚至瓜分。汉代,桢中基本上是疏勒的卫星国,从属于疏勒国,有时也为莎车或蒲犁所统治。到了魏晋时期,桢中则以猛钵的名字,隶属于莎车的管辖之下,而唐代则又易名为乌铩国,成为蒲犁国的属地。正象汉代鄯善国(楼兰)国王在谈到他们处于汉朝与匈奴之中的处境时称:“小国在大国间,不两属无以自安的苦衷一样。处于两属之中,也就是说谁的力量大,他们便役属于谁。这种处在夹缝之中的小国,处境是十分艰难的,不仅在政治上没有地位,甚至在居民的社会生活中,在生产生活习俗上,都要受大国的左右,而不断的改变。这一点,在唐末宋初的喀拉汗王朝统治时期,表现得十分突出。桢中居民在此之前,皆信奉佛教,喀拉汗王朝的汗王皈依伊斯兰教以后,则强令统治区内的居民改信伊斯兰教。由于北部的喀拉汗王朝与南部的于阗回鹘政权的长期拉锯式的争夺和攻歼,使处于夹缝中的阿克陶一带居民深受其害。喀拉汗王朝统治者获胜之后,这一带居民须改信伊斯兰教,生活习俗也得以伊斯兰的教规来规范。但是,当于阗政权的统治者又反攻取胜后,这一带居民又要改信佛教,并按佛教的一些教规来规范生活。这样的争夺战争一直进行了80多年,处在夹缝中的阿克陶居民不仅几代人生活在血与火的战乱之中,受双方军队的践踏和蹂躏,而且在宗教信仰、生活习俗上也无法适从,长期处于重重痛苦折磨之中。这种夹缝中的社会,往往形成一种畸形的社会。

特别是在人种上,白种人史前就翻越葱岭在这里分布极广,而秦汉之际的黄种人大量从东方进入,迫使白种的伊兰人向西撤退,不少进入阿克陶山中。黄种人和白种人对塔里木盆地的争夺,在这里也是演得最激烈的。伊兰人每一次的涉足塔里木绿洲,阿克陶便是第一个落脚点,每一次被迫撤离塔里木绿洲,阿克陶则是最后一个驻足点,这自然也有大量留居境内者融入当地居民之中。到了唐代,这里已是十分明显的白种人与黄种人的混血人种,这种混合型的体质特征,在今阿克陶人中表现的仍然较充分。这便是这里从古至今社会的一大特点。

夹缝中的经济,是一种结合型的多种经济。汉代桢中,就已经是定居农耕十分发达的经济,但是由于地处葱岭浅山的边缘,与世代处于游牧经济的蒲犁、依耐等国相邻,居民的经济生活就不可能不受其影响,这种相互的影响,便形成了既不同于塔里木盆地深处的绿洲经济,也不同于帕米尔深处的游牧经济,而成为处于绿洲与草原之间的独特的结合型经济。

这种地处平原与山区、绿洲与草原结合部位独特的地理环境,对于农牧业经济的发展是十分有利的,农牧业生产可以互相促进,互相借鉴,特别是可以互相开发市场。在阿克陶平原绿洲上,从汉代起,就有邻近山区的牧民在这里寄田仰谷,即牧民在播种季节来到山下绿洲农区,开荒种田,大多交当地农民代为田间管理,到了收获季节再下山收割。开春,农区的农民则将羊只交给牧区的牧民代放,有的是农民以粮食等农产品直接到邻近山区牧民处换成羊只,再交牧民代牧代放。这种互利的协作经济从汉代一直发展延续到当代。解放初期,在布伦口一带牧区,牧民代牧农区的牲畜达到了牧区牲畜总头数一半以上。同时,作为农牧结合部位,由于相互影响和借鉴,农区畜牧业发展也极快,占比例也极大。近年来,阿克陶农区的牲畜头数已占全县牲畜总头数40%以上。农区农民就近从牧区购得瘦弱牲畜快速育肥出栏,已成为近年来阿克陶县绿洲农民的一种产业。从古代到现代, 喀什及附近城镇市场上的畜产品大都来自阿克陶牧区,而邻近牧区又是绿洲上农民最主要的粮食市场。正因为这种独特的地理位置,致使在阿克陶建县后的70年代中后期还曾被划入喀什地区管辖。

阿克陶,这种地处夹缝之中的文化特点就更加突出。

新疆文化是在华夏文化母体上融合吸收各种外来文化而形成的一种混成文化,作为地处夹缝之中的阿克陶,这种混成的综合特点更加突出,更具特色。

地域文化:阿克陶地处帕米尔、昆仑山、塔里木盆地三大地理板块之间,其历史文化的地域特点十分明显。生活在这三大板块上的居民,从古至今,其文化生活都具备其典型特色,各有不同。又因为阿克陶地处这三大板块的夹缝之中,在各自保留特点的基础上,又相互影响和相互融合,这便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地域文化。这种地域文化的不同,从汉代开始就已有明显的表现,并随着历史的进程逐步发展和变化。

汉代,首先是丝绸之路的凿通,汉文化的传人,其次是随着商贸往来,宗教势力的渗透,印度文化和波斯文化相继进入。汉文化由东向西,沿塔里木蔓延,似一股黄色的浪涛,汹涌澎湃,很快席卷整个绿洲,对这里古有的土著原始文化形成强大的冲击。但到了塔里木盆地西缘的葱岭,由于大山的阻隔,势头明显地减弱。很快,印度文化、波斯文化甚至是希腊文化,也象一股白色的浪潮,不停地拍打着葱岭这一阻隔东西的屏风,并随着佛教僧侣,越过了葱岭。在阿克陶这个交合之地,几种文化首先进行了撞击,并在撞击中分流和融合。自然在这里留下了十分深厚的文化积淀。

对地域文化和民族文化影响最大的,便是宗教文化。汉代,阿克陶的民族成分已十分复杂,羌人逐步东移,塞种、月氏逐步进入,而伊兰人仍然占一定的优势。这些不同肤色的人很快就接受了佛教文化。

佛教文化分作两路向东挺进,一路沿塔里木盆地西南缘,经莎车、于阗沿南路向中原推移;一路沿塔里木盆地西北缘,经疏勒、龟兹沿北路向中原挺进。经过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发展,到了唐代,南部以于阗为中心,已形成以大乘佛教为主的并注入了吐蕃文化特色的于阗文化;北部以龟兹为中心,已形成了以小乘佛教为主的并注入了漠北游牧文化特色的龟兹文化。而阿克陶又成为这两大文化结合部位,亦即夹缝中的一种独特文化。人类生存文化的两大主要文化游牧文化和农耕文化,在阿克陶也是处在结合部位,也就是说阿克陶同样是处在农耕和游牧文化的夹缝之中。农耕文化和游牧文化都在以各自最强有力的优势,影响着阿克陶。在居民的原始信仰中,农耕文化的太阳和游牧文化的骏马,几乎是同时在蓝天上辉映和在高山上驰骋,同样给农牧结合的居民以依托和庇佑,是他们共同崇拜的图腾。在人类的意识文化中,保守孕育着开放,凝重中躁动着活泼,委婉与豪放、柔娜与强悍、柔情似水和热烈似火的农耕文化和游牧文化所塑造、孕育的个性,在这里如水乳交融,浑然一体。

在生态文化上,阿克陶同样是处在结合部和夹缝中,塔克拉玛干的大沙漠,塔里木的绿洲,帕米尔的草原,都在这里交汇。原始的草原文化与沙漠文化在抗争中,产生了人工绿洲文化。在绿洲文化中,理性文化和非理性文化在撞击中相融,游移的畜牧文化与定居的农耕文化浑然一体。人工生态的繁荣逐步改变着原始生态的荒凉。阿克陶的文化,处于人种文化、民族文化、地域文化、生态文化等各种文化的交汇之中。多文化的交融与浑成,犹如异花授粉一般,形成了一种渐新的文化,这种文化不断以五彩缤纷的异彩,呈现在世人的面前。

夹缝中的经济,是一种结合型的多种经济。汉代桢中,就已经是定居农耕十分发达的经济,但是由于地处葱岭浅山的边缘,与世代处于游牧经济的蒲犁、依耐等国相邻,居民的经济生活就不可能不受其影响,这种相互的影响,便形成了既不同于塔里木盆地深处的绿洲经济,也不同于帕米尔深处的游牧经济,而成为处于绿洲与草原之间的独特的结合型经济。

这种地处平原与山区、绿洲与草原结合部位独特的地理环境,对于农牧业经济的发展是十分有利的,农牧业生产可以互相促进,互相借鉴,特别是可以互相开发市场。在阿克陶平原绿洲上,从汉代起,就有邻近山区的牧民在这里寄田仰谷,即牧民在播种季节来到山下绿洲农区,开荒种田,大多交当地农民代为田间管理,到了收获季节再下山收割。开春,农区的农民则将羊只交给牧区的牧民代放,有的是农民以粮食等农产品直接到邻近山区牧民处换成羊只,再交牧民代牧代放。这种互利的协作经济从汉代一直发展延续到当代。解放初期,在布伦口一带牧区,牧民代牧农区的牲畜达到了牧区牲畜总头数一半以上。同时,作为农牧结合部位,由于相互影响和借鉴,农区畜牧业发展也极快,占比例也极大。近年来,阿克陶农区的牲畜头数已占全县牲畜总头数40%以上。农区农民就近从牧区购得瘦弱牲畜快速育肥出栏,已成为近年来阿克陶县绿洲农民的一种产业。从古代到现代, 喀什及附近城镇市场上的畜产品大都来自阿克陶牧区,而邻近牧区又是绿洲上农民最主要的粮食市场。正因为这种独特的地理位置,致使在阿克陶建县后的70年代中后期还曾被划入喀什地区管辖。

阿克陶,这种地处夹缝之中的文化特点就更加突出。

新疆文化是在华夏文化母体上融合吸收各种外来文化而形成的一种混成文化,作为地处夹缝之中的阿克陶,这种混成的综合特点更加突出,更具特色。

地域文化:阿克陶地处帕米尔、昆仑山、塔里木盆地三大地理板块之间,其历史文化的地域特点十分明显。生活在这三大板块上的居民,从古至今,其文化生活都具备其典型特色,各有不同。又因为阿克陶地处这三大板块的夹缝之中,在各自保留特点的基础上,又相互影响和相互融合,这便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地域文化。这种地域文化的不同,从汉代开始就已有明显的表现,并随着历史的进程逐步发展和变化。

汉代,首先是丝绸之路的凿通,汉文化的传人,其次是随着商贸往来,宗教势力的渗透,印度文化和波斯文化相继进入。汉文化由东向西,沿塔里木蔓延,似一股黄色的浪涛,汹涌澎湃,很快席卷整个绿洲,对这里古有的土著原始文化形成强大的冲击。但到了塔里木盆地西缘的葱岭,由于大山的阻隔,势头明显地减弱。很快,印度文化、波斯文化甚至是希腊文化,也象一股白色的浪潮,不停地拍打着葱岭这一阻隔东西的屏风,并随着佛教僧侣,越过了葱岭。在阿克陶这个交合之地,几种文化首先进行了撞击,并在撞击中分流和融合。自然在这里留下了十分深厚的文化积淀。

对地域文化和民族文化影响最大的,便是宗教文化。汉代,阿克陶的民族成分已十分复杂,羌人逐步东移,塞种、月氏逐步进入,而伊兰人仍然占一定的优势。这些不同肤色的人很快就接受了佛教文化。

佛教文化分作两路向东挺进,一路沿塔里木盆地西南缘,经莎车、于阗沿南路向中原推移;一路沿塔里木盆地西北缘,经疏勒、龟兹沿北路向中原挺进。经过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发展,到了唐代,南部以于阗为中心,已形成以大乘佛教为主的并注入了吐蕃文化特色的于阗文化;北部以龟兹为中心,已形成了以小乘佛教为主的并注入了漠北游牧文化特色的龟兹文化。而阿克陶又成为这两大文化结合部位,亦即夹缝中的一种独特文化。人类生存文化的两大主要文化游牧文化和农耕文化,在阿克陶也是处在结合部位,也就是说阿克陶同样是处在农耕和游牧文化的夹缝之中。农耕文化和游牧文化都在以各自最强有力的优势,影响着阿克陶。在居民的原始信仰中,农耕文化的太阳和游牧文化的骏马,几乎是同时在蓝天上辉映和在高山上驰骋,同样给农牧结合的居民以依托和庇佑,是他们共同崇拜的图腾。在人类的意识文化中,保守孕育着开放,凝重中躁动着活泼,委婉与豪放、柔娜与强悍、柔情似水和热烈似火的农耕文化和游牧文化所塑造、孕育的个性,在这里如水乳交融,浑然一体。

在生态文化上,阿克陶同样是处在结合部和夹缝中,塔克拉玛干的大沙漠,塔里木的绿洲,帕米尔的草原,都在这里交汇。原始的草原文化与沙漠文化在抗争中,产生了人工绿洲文化。在绿洲文化中,理性文化和非理性文化在撞击中相融,游移的畜牧文化与定居的农耕文化浑然一体。人工生态的繁荣逐步改变着原始生态的荒凉。阿克陶的文化,处于人种文化、民族文化、地域文化、生态文化等各种文化的交汇之中。多文化的交融与浑成,犹如异花授粉一般,形成了一种渐新的文化,这种文化不断以五彩缤纷的异彩,呈现在世人的面前。

 

网友评论: